专访香港唱片博物馆馆长邓汉深

 
   
作者: 李少华 分类: 站长新闻 发布时间: 2022-12-14 17:54

  门铃声响,音乐戛然而止。邓汉深很快将门推开,带着笑意迎接约好专访的中新社记者,转头再度摁下播放键。在这个因塞满黑胶唱片、磁带,及留声机等珍贵旧物而略显局促的空间内,披头士乐队轻缓地吟唱起名曲《Yesterday》。

  “你现在听的是第一版母带,再给你对比一下市面的MP3版。”听完一遍,邓汉深带着自信又期待的目光从柜台后走来,“很不同吧?”的确不同,那种差别不仅在立体感与清晰度,母带裹挟着一个时代最真实的声音,连带瑕疵一同呈至耳边,让人借由旋律与歌词穿梭至录音棚,倾听艺术家的构思,以及来自那个世纪的叹息。

  这是邓汉深对待每一位博物馆访客的固定动作,这十年他接待过来自世界超过100个城市的访客,他们坐在同一个沙发上,听着同一首歌潸然泪下。

  20世纪40年代起,唱片公司开始使用母带制作录音唱片,“母带非常接近一个音乐作品诞生第一天的真身,非常珍贵。音乐诞生的年代有它的文化色彩,有它录音的气味,而这些全都在母带里面。”在唱片博物馆内,邓汉深收藏了包含母带在内各式黑胶、磁带林林总总约2万件,涵盖古典、流行、爵士等各类别,当中披头士乐队的作品是最多的藏品之一,除此之外,亦不乏邓丽君等人的名作。

  约莫一年前,一位荷兰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家返港探亲期间造访博物馆,得悉对方身份后,邓汉深特意为他找出珍藏的1959年苏联小提琴家列奥尼德·科冈演奏的《小提琴协奏曲》母带。“他听完恍然大悟,他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演奏错了,也教错学生。’原来这段乐章的头和尾段应使用不同的演奏方法。”这令邓汉深发现,收藏母带作为小众兴趣之余,原来还有教化的重要意义,以免音乐在世代相传里被稀释和误解。

  邓汉深经由母带、黑胶、磁带一路追根溯源,摸索出一段段音乐的DNA,并将其还原定格,再公开予大众。

  为实现这一人生目标,他开发了一个应用程序,并收录了整间博物馆的母带、母碟内容。“你想像一下,300年后一个音乐系的学生问老师可不可以听一下披头士1965年的歌声,老师难道要给他一本书看吗?要去图书馆吗?但现在有个人把它录下来了,只要按下键就能听到。”邓汉深为自己成为那个拯救失落的母带的人而深深自豪。

  这番志愿说来植根心间已久,邓汉深幼年住在闹市一幢唐楼内,两个哥哥与同事组建了一支摇滚乐队,每逢周末由窗户泄出的激烈音乐总引得路上行人驻足探望。堆满房间的音乐器材、唱片等,就成为伴随邓汉深成长的玩具,音乐之美令他醉心,踏上追随之路再无回头。

  后来藏品越储越多,便在家人资助下开了间唱片店,卖唱片,也与志同道合之人分享费力淘来之物。

  唱片店开了几十年,趁着租约到期,他在熟客支持下成立唱片博物馆,将店铺由香港地标性商场国际金融中心,迁入铜锣湾一条窄巷旧楼里,颇有“大隐隐于市”之感。在这里,他总算可一身轻松地甩开束缚,专注于一件事——记录当年的声音。在这方天地里,他潜心研究音乐的来龙去脉、录制母带,又或是只是静静地端着一杯暖茶,坐在沙发完整地听一首《Yesterday》,都是赏心乐事。 文章来源:http://www.gzdecor.com/zixun/bwgzx/20221205284.html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