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博物馆展厅陈列中藏品的管理

 
   
作者: 李少华 分类: 站长新闻 发布时间: 2019-11-26 10:21

博物馆展厅陈列, 是博物馆常年对外开放的基本陈列。相对于临时陈列而言, 常设陈列是博物馆性质的整体体现。博物馆常设陈列中的藏品是陈列展览内容的载体, 是博物馆藏品的基础, 构成了博物馆整体的藏品框架。常设陈列中藏品的管理水平直接影响到陈列内容的体现层次和博物馆整体藏品的管理水平, 是博物馆日常藏品管理的重中之重。因本人曾参与历史类常设陈列改陈的藏品管理工作, 在工作中有所思考和收获, 在此简要谈谈自己的想法, 以便推进藏品管理工作更好地发展。

一、常设陈列中藏品的“管”

博物馆藏品是博物馆日常业务活动的基础, 按照博物馆的业务活动可以分为常设陈列藏品的管理、临时陈列藏品的管理、藏品的日常库房管理以及与其它业务活动相关的藏品管理。其中常设陈列因为陈列内容多, 陈列时间长, 所涉及的藏品数量和种类繁多, 其管理工作也最庞杂。藏品管理工作一般都要经过藏品的提取、分组、核对、统计、布展、更换展品、撤展的工作程序以及日常养护、图像采集、编目建档等工作项目。这些繁琐的工作内容不但会涉及多个业务部门, 而且会用时很久。所以, 博物馆藏品管理部门在做这些工作的同时, 必须理清各项工作程序之间的关系, 既要分清“管”和“理”的区别, 又要重视“管”和“理”的统一, 对藏品做到妥善地保管和条理清晰地展现。常设陈列中藏品的“管”主要是体现在按照工作程序开展藏品的各项工作, 完成基本的工作项目。

在藏品管理过程中, 每个博物馆的藏品管理部门都应该以保障藏品安全为前提,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博物馆管理办法》、《博物馆藏品管理办法》等关于藏品管理工作的法律和法规的规定, 做好藏品管理工作。这是藏品管理工作中“管”的基础和前提。

藏品的提取, 是指藏品管理部门依据各个常设陈列大纲列出的藏品目录, 从各个分类库房将藏品提出并集中的过程。每个常设陈列的藏品会有专门的集中之处, 以备后序工作能够集中有效地进行。

藏品分组, 是指藏品管理人员按照各个陈列大纲的单元内容及段落说明, 将集中的藏品按照展线进行分组, 做到展品与陈列大纲中的段落、单元内容相一致, 这样在后续工作中才能做到有条不紊, 保证布置展览的时效。

藏品的核对和统计, 提取集中的展品需要与陈列大纲藏品目录提供者进行反复的核对和统计, 在数量、类型上都要准确无误;同时对大纲形式设计要进行及时的配合, 对某些异形及需要特殊展览形式表现的藏品要有统计说明, 使展陈部门提前做好展览方案, 以免延误展览时间。

常设展览藏品集中后, 藏品管理人员要将保存情况不佳的藏品送往文保部门进行及时养护处理, 尤其是铁器、铜器等容易被锈蚀的藏品, 以免展览中出现藏品损伤, 保证藏品安全展出。

博物馆的常设展览是一个博物馆展览水平、藏品情况的整体呈现, 所以在常设展览完成之际, 都会出版相应的由展览大纲、相关研究文章及精品藏品介绍组成的书册。那么在藏品统一集中后, 会有相关人员对藏品图像进行采集,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技术应用于图像技术工作, 例如3D影像的采集, 这也为我们藏品管理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

在藏品集中进行了以上各项工作后, 随着展厅施工的完成, 展陈内容设计和形式设计都落到实处, 核实无误后, 进行藏品的布展工作。藏品管理部门会在保障藏品安全的前提下, 安排时间及布展人员, 将按照展线及现场情况, 分组分批地将藏品安放在展厅位置。

常设展览因为时间长, 某些展品会在展览过程中用于外展或者因为保存环境要求, 需要撤下展线, 这需要我们在展台给予观众说明或者更换类似展品, 这也是常设展览不可避免的情况, 藏品管理人员也应该在类似藏品更换时做到心中有数。

常设陈列的撤展并不轻易进行, 如需撤展肯定是进行闭馆修缮的大工程, 所以撤展工作也不能马虎, 需要按照以上介绍的藏品“管”的工作程序严格执行。首先将每个常设陈列藏品从展厅撤回库房集中, 然后核对、统计、影像记录、日常养护, 再按照不同分类标准, 分回各库房进行日常管理, 以备再次提取展览。

二、常设陈列中藏品的“理”

在藏品管理“管”的工作进行过程中, “理”的工作也时时体现在其中。在工作程序按步进行时, 藏品管理人员既要考虑每一步工作的完成效率又要注意各个工作程序之间的衔接, 理清工作项目的轻重缓急, 保障陈列展品的顺利呈现;同时还要熟悉陈列大纲, 深入研究藏品的内涵, 使陈列内容更加“立体”地呈现给观众。

在藏品的提取过程中, 要严格履行手续, 填写文物进出库凭证, 根据管理办法依法逐级审批后出库集中。对于不具备展览条件的藏品, 一定要严格把关, 不能出库或者更换适合展览条件的藏品。

在藏品按照展线要求集中分组时, 藏品管理者一定要事先熟悉展览大纲, 对于大纲的单元内容和段落说明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这样在分组分类文物时才能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对藏品的认识也会更近一步, 反过来对于展线藏品的放置能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 使展线能够更加多维化。

藏品的核对和统计阶段, 藏品管理人员需要与大纲内容撰写者不断地沟通和协调, 因为大纲作者存在对文物详情不了解的情况, 所以该阶段, 管理中“理”的工作比较突出。对藏品熟悉的程度决定了藏品核对的时效性, 藏品基本信息是否准确、完整, 内涵是否能足够说明大纲内容, 都是藏品管理者在这一阶段应该考虑的内容, 因为藏品信息尤其是年代、性质及内涵的研究很可能已经与原来账目等有所出入, 需要管理者要有改变的意识, 动态地去研究藏品, 及时地了解藏品研究的最新内容, 对大纲作者给予及时说明, 使藏品信息更加准确、丰富。

藏品的保存情况是藏品管理人员在对库房藏品情况长期监护之下进行的统计。所以常设展览布展之前, 要对长时间展览条件下藏品的适应性有所评估, 不能直接展出者要交予藏品保护的技术部门进行必要的修复处理, 腐蚀情况严重者要进行清理、封护, 使其以最好的面貌呈现给观众。藏品的养护工作要贯穿常设展览始终, 形成定期巡查制度, 和展厅一线的宣教人员、安保人员定时联系, 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尤其是对控制展览环境温度和湿度的机器一定要派专人定期定时维护, 做到对藏品长期有效地保护。

藏品的布展过程不是简单地将藏品运送到展厅的过程, 是管理人员按照藏品分组结果、结合展线要求, 安排好人力物力, 在规定的时间将藏品按照展线布展妥当。期间, 要考虑适合每件藏品的运输载体及运输方式、包装情况、人员配置情况及安保情况等, 确保藏品安全、准确、及时地安置在展台上。

在藏品的图像采集过程中, 只有深入研究藏品的内涵, 才能在对藏品进行拍照的过程中对藏品的摆放位置、需要突出表现的部位以及成套藏品之间的定位关系等做出准确的定位, 使藏品在平面中显出“立体感”来。这在藏品“3D”影像采集中尤其重要, 如果抓不住藏品的内涵, 对藏品不了解, 表现的影像从质感到内核都无法达到原藏品的状态, 使“3D”扫描工作流于形式化, 达不到补充展览欠缺藏品或者代替不适合展览藏品的目的。

三、常设陈列中藏品管理出现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常设陈列的综合管理涉及到展陈部门、藏品管理部门、宣传教育部门、安全保卫部门等各个部门之间的工作互动和协调。在常设陈列的管理尤其是藏品管理过程中, 会出现不少的问题和矛盾, 藏品管理人员需要及时地处理这些问题、解决矛盾, 保障展览的顺利进行。

首先, 在常设陈列的藏品库房集中阶段, 存在陈列大纲所列文物与库房藏品情况不一致的情况。陈列大纲撰写者一般情况下不在库房一线工作, 所以不能及时地了解库房具体的藏品信息, 陈列大纲所列文物都是大纲撰写者搜集的, 一般都是以馆内珍贵文物为主的藏品, 这部分藏品也是各博物馆对外展览及借展推出的重点藏品, 所以常设展览藏品大纲所列藏品往往不能全部地展出, 造成大纲内容与藏品表现之间出现脱节。这时就需要藏品管理人员和大纲撰写人员对藏品的情况进行不断地沟通和交流, 不能展出的藏品要尽可能替换。库房管理人员一定要熟悉文物, 要提前考虑应对这一情况的处理办法, 及时地找到代替的藏品, 保证大纲内容载体的准确性和完整性。

其次, 常设陈列的藏品陈列阶段, 存在更换藏品时和各部门的协调问题。博物馆举办主题性临时展览都存在馆际间借展藏品情况, 这种借展的藏品往往是一个博物馆常设陈列中的重要藏品。所以, 存在借展与常设陈列文物冲突的情况。这种情况下, 在不影响陈列内容及形式的前提下, 尽量更换藏品, 如不能更换可以使用复制品, 但两种情况如都无法满足, 则要有说明牌, 并同时知会宣教部门在讲解时要进行重点说明, 做到对展览内容负责, 对观众负责。

最后, 藏品管理与藏品研究的矛盾。其实按照本文的观点, 这种矛盾就是未弄清藏品中“管”和“理”的关系而出现的。藏品的“管”就是按照顺序完成对藏品工作的程序;“理”就是深入研究藏品内涵, 了解管理工作的实质, 理清各个管理程序之间的关系。藏品研究是藏品管理工作的基础, 只有深入开展藏品内涵研究, 才能有效地对藏品实施管理。在藏品管理工作中, “管”是表皮及骨架, “理”是血肉。只有进行有“理”有“据”的“管”才能将藏品管理工作做好;所以, 藏品管理人员在日常的工作中, 不应该出现只机械地“管”而不深入“理”的情况, 一定要在透彻了解藏品的基础上进行管理工作, 去明确管理的目的是为了藏品能够更好地成为陈列的载体, 更深入的表现陈列思想, 更广阔地扩展藏品内涵。

综上所述, 常设陈列中藏品的管理工作是博物馆藏品管理工作的核心内容, 本文是按照藏品管理工作的程序, 将常设陈列中藏品的管理工作分成“管”和“理”两方面来说明。在藏品管理工作中, 管和理是有机的统一整体, 不能只管不理或者只理不管, 而是要在深入研究文物内涵的基础上, 理清各项工作之间的内在联系;提高藏品管理者的认知能力, 研究能力, 使藏品管理工作水平得到提高;使藏品作为陈列内容的载体, 更好地在陈列思想和观众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 做到透物现体, 使藏品“活”起来, 使博物馆更好地为大众服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